促进会之窗
品牌聚焦
领导成员更多>>
荣誉会长:李乾元

上将,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、兰州军区原司令员

[详细]
领导成员

荣誉会长:李乾元


  李乾元,1942年生于河南林州,历任师、团、军区领导,1999年9月任兰州军区司令员。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,1996年晋升中将军衔,2004年6月晋升为上将军衔。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、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。他曾驻守大西北14载,数次为西部的发展积极建言献策、呼吁奔走。他以独特的视角重新审视西部这片热土,将西部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战略高度:“西‘安’天下安,西‘宁’天下宁”。
  他是对越自卫反击战锤炼出的解放军上将。戎边14春秋,赤胆忠心,跃马横刀镇守祖国南大门;洞察世界风云,深谋远虑,运筹帷幄保卫共和国基业。现任职国家中枢,居庙堂之高忧其民!他多年审视思考的结晶已结集为《西进战略》一书出版发行。他提出的许多建议和意见已被国家采纳,运用到了新一轮的西部大开发战略中。
  西部是中华民族的脊梁
  自然地理上,西部占据了中华民族70%以上的版图,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,天山、昆仑山、喜马拉雅山等“五大山系”仿佛巨人的骨骼,撑起了中国的大西北;西部拥有煤炭、油气、钾盐、稀土、磷、水等丰富的资源,且分布相对集中、便于开发;文化上,“四大文明古国”的灿烂文化在此交汇碰撞,为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灿烂辉煌注入了鲜活的血液;此外,西部与十多个国家接壤,地处重要战略要道,国际国内恐怖在此地域活动频繁……
  可以说,西部是一部雄浑的“史诗”。李乾元一读就是14年,而且感悟颇深。
  1994年冬,李乾元由广州调往兰州任职。在飞机上,看到西部满目苍凉,他感慨万端,想起了当年解放西北而长眠于此的8700多名战友。如今,他将接过他们的“枪”,继续在西部完成未竟的“战斗”。
  这一扎根就是14年,其间,他走遍了西北的山山水水,亲历了在第三次西部大开发战略推动下,西部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巨变。
  14年间,经过反复调查,深入思考,李乾元得出了一个结论:西部不仅地域广阔、民族众多,也是国家的“地理高地、资源高地、文化高地和安全高地”——“西部是中华民族的脊梁”。
  在此基础之上,他将西部提高到了一个全新的战略高度:“‘西’安天下安,‘西’宁天下宁”,他说,“只有西部安宁了,中国才能免除来自西部的威胁;如果不能解决好西部的问题,中国将很难成为富国、强国。”
  开办特区,发展优势特色经济
  西部的崛起,当务之急是发展经济。
  这是李乾元经过长期研究,深入思考,借鉴历朝治理西部的历史经验,取法当代发达国家的战略,最后形成了清晰的、前瞻性的西部发展蓝图。
  在他看来,首先要形成一个共识:西部落后于东部,既有自然地理的因素,也有历史的原因。因此,西部的发展除了要靠西部人民的勤劳奋斗外,还需要东部的大力支持。西部不仅是西部人民的西部,也是中华民族的西部。东部应怀着“感恩和回报”的意识去支持西部发展壮大。
  其次,国家应统筹发展,给予西部“特殊政策”支持。他认为,美国、加拿大等国家开发西部,意大利开发南部,日本开发北海道等都实行了特殊政策。这些国家通过颁布土地、资源、信贷、移民等一系列法律法规,为开发提供有力支撑。因此,我国开发西部完全可以借鉴他们成功的经验:考虑在西部设置“经济特区”。他说,“比如设立酒泉经济特区,延安经济特区等。以酒泉为例,酒泉是新兴的工业城市,周边与嘉峪关、敦煌、玉门、航天城相接,可设立以现代科技为中心,沙漠生态科技、沙漠特色文化旅游、内陆口岸保税区为一体的经济特区,也可利用山丹马场开发项目,形成马业经济产业链,带动山丹经济。”
  创新财税制度。他建议,不同的地区,实行不同的税制,对交通运输、能源、原材料生产等领域予以倾斜,对中小企业进一步减免税,鼓励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,设立西部地区基础设施投资基金,发行债券,加强基础设施建设,扶持科技含量高的企业加速发育成长。
  唯有如此,西部的崛起不再是“天方夜谭”。
  弥补“自身短板”,拓展区域经济
  国家和东部的支持固然重要,西部自身的努力也不可或缺。李乾元认为,西部应该弥补“自身的短板”,发挥自身的优势,抓住机遇,实现崛起。
  他建议,国家应大力扶持西部地区中小企业的发展。“东部发展迅速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小企业非常活跃”,“因为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关系到国家、人民、社会、市场、经济几个重要的基本面。”通过调研,他发现发达国家有65%左右的人口靠中小企业解决就业问题。然而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为8年左右,如果不能持续创新,就时刻面临着倒闭。“金融部门不愿承担这种风险,融资难始终是他们最头痛的事。国家应在政策上加大扶持力度,力促中小企业‘突围’”。
  人才是西部发展的另一难题。市场经济下,人才流动遵循最大利益规律,西部由于落后,很难聚拢和留住人才。因此,他建议,“西部开发过程中,既要拿出真金白银,更要创新制度和机制,靠项目和事业聚集人才,制定援西人才计划,以及培训、留用、安置等政策,设立高层人才特殊津贴,以机制鼓励和保障高素质人才到西部建功立业。”
  此外,西部与周边10多个国家接壤,它们各自拥有不可替代的丰富资源。西部应该大力发展边贸,资源优势互补,搞活区域经济,实现“多赢”。他认为,现在应重振“丝绸之路”,加强交流和贸易往来,建立区域经济体,促进多边共赢。
  强化军事威慑,确保战略安全
  作为一名高级将领,李乾元对西部的战略纵深有着宏观、前瞻、清晰的定位。西部地处中亚乃至世界战略要冲,“谁占领了中亚,谁就控制了世界。”在西部,国际国内“三股势力”勾结聚合、活动频繁,是反分裂、反恐怖斗争的热点地区。加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军事势力盘踞中亚,虎视眈眈,因此,西部战略安全问题不容疏忽。
  李乾元认为首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。在西部地区,聚集了50多个民族。因此,一定要做好民族工作,用国家观念淡化民族界限,强化国家意识,化解民族隔阂,加强相互理解,增进民族团结。
  西部历来是“无兵不稳,兵弱必乱”。因此,必须建设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,及时处置突发事件,以坚决的军事行动维护西部的稳定。同时,要加强与“上海合作组织”各国以及巴基斯坦、缅甸等周边国家的密切合作,尽快打通向西、向南的出口,巩固中国在这一地区的战略地位。
  对此,李乾元提出的应对策略是打通“三条通道”:第一条是从新疆的阿拉山口到荷兰的阿姆斯特丹。现已有一条铁路——欧亚大陆桥,还有一条到哈萨克斯坦的输油管线。我们的发展战略应是先改造铁路和提升输油管线的运输能力,再修建高等级公路;第二条是从新疆的喀什到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。他主张把高速公路、铁路和输油管线都建起来,这样到非洲和中东,比目前只走海道,缩短近4000多公里,还可免除途经马六甲海峡的威胁;第三条是从昆明到缅甸的实兑港。除了当地已在筹建石油管线,还要修建铁路和高速公路。
  打通这三大通道,不仅对我国的战略资源安全,而且对周边国家的繁荣稳定,强化我国在此地区的地缘政治地位,都有重大的战略意义。如今,这三条通道已经部分在建或筹建之中,。李乾元的前瞻认识也得到印证。
  提升西部文化战略
  文化是一种持久、强大的精神力量。李乾元认为,西部大发展应把文化战略作为一个重要课题研究。
  他说,“我国西部是世界上少有的多种文化交汇之地,这里是华夏文明、印度文明、古希腊罗马文明、古埃及和两河文明的交汇处,古老佛教的石窟,伊斯兰教的清真寺,古希腊罗马的有翼天使,都在楼兰、龟兹古国同时存在。文化的多样性,造就了西部历史上曾经的繁荣。”
  如今,进行西部大开发,要注意发展西部文化,弘扬西部精神。西部精神,他的诠释就是“为人民谋幸福”的精神,为老百姓说话、办事的精神。“有了这些内在的精神文化力量的支撑,我们就可以克服重重险阻,创造奇迹。”
  “西‘安’天下安,西‘宁’天下宁”。李乾元和他的《西进战略》一书,为国家新一轮更大规模的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制定,为平衡东西区域差距,为整个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,从战略高度上提供了全面的、前瞻性的指导和参考。
  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,西部开发虽然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浩大工程,在全体中国人的共同努力下,西部的安宁富强指日可待,“西部安宁富强之日,就是中华民族繁荣昌盛之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