促进会之窗
品牌聚焦
领导成员更多>>
荣誉会长:李乾元

上将,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、兰州军区原司令员

[详细]
领导成员

会长:李兴浩


  他是不折不扣农民出身———白手起家创办志高空调的李兴浩,从1982年离开一直耕作的土地开始卖冰棍,到如今带领志高在空调第二梯队阵营领跑,李兴浩被业内人调侃为因为喜欢冰、冷的东西,卖过冰棍才成就了现在的家业。    
  冰棍小贩“误入”空调业    
  李兴浩制冷产业梦想从冰棍开始。1982年夏天,广东南海里水镇的小巷上,一个青年推车叫卖着冰棍。用李兴浩的话讲,当时4、5分一条的冰棍却是暴利的,而这第一桶金和这段走街串巷的经历,给了他洞察商机的眼睛。    
  卖冰棍时,李兴浩发现不少工厂需要布碎擦机器,于是他用卖冰棍赚来的几百元钱收购布碎加工。在一次次的推销之后,他的50斤布碎卖给一家机器厂,为他带来75元的收入,这在当时顶得上一个城市家庭的月收入。    
  涉足空调业    
  说到李兴浩涉足空调业的机缘,也未免有些“无厘头”。李兴浩曾经开过一家酒楼,空调总是坏,一个月下来维修费就要1000元,后来干脆请了维修师傅到酒楼专门修空调,但是每个月他只有在空调坏的那几天工作,不值,所以干脆开了个维修铺。    
  1989年李兴浩注册了兴隆制冷设备维修中心。两年后,公司成为当地最大的维修中心。用李兴浩自己的话解释,他的经验是:顺着自己的生意链在找商机。    
  到1992年,这个维修中心规模已经相当大了,共有280个维修工,几乎可以修所有类型的空调,而且关键是对空调压缩机这个相当重要的制冷部件也能完全把握了。李自称是当时“中国最大的空调维修店”。此时李的个人财富据说也仅在百万之间。    
  李兴浩所做的这些在20世纪80年代可说是非常平常的,不是像“包工头”那样“赚大钱”的生意,而曾经做这些行当的赚钱的人此后不久也在社会发展中被淘汰,并被社会所遗忘。不断“充电”学习可以说是他不被淘汰的法宝,3年在中央党校学习法律,以及此后学习工商管理MBA的这些经历,都是他可以成就事业的知识保障。    
  1993年10月,他与台商在家乡丰岗村合资建厂,双方各投资600万元,李兴浩占股51%,台商占股49%,这就是志高空调的前身。    
  经历两次大危机    
  李兴浩的志高空调先后经历了两次大的危机,一次是在刚进入空调业时,由于产业环境变化引发的空调价格大战,几乎将志高空调扼杀于襁褓之中;一次是在志高空调正要发力前进时,合资方突然撤资,几乎将志高空调推向崩溃。后一次是在1996年,当时遭遇合资方台商暗中撤资,更严重的是,同时,两位高管带着上百名员工走人。    
  1994年5月,还是志高空调刚刚投产不久的时候,科龙空调率先将其口碑不俗的1P分体式空调降价20%,单台价格调低了1000元。科龙一开先例,其他主力品牌纷纷跟进。志高空调刚投入生产就已经置身于四面楚歌之中,没有品牌形象,没有资金做广告,没有综合实力,市场竞争力一塌糊涂,降价潮给志高带来了可想而知的压力。    
  第二次危机发生在1995年底。由于空调价格战的影响,1994年,志高空调只卖出去几千台,1995年,也只有1万多台的销量,企业没有赚到什么钱,以至台湾合资方没有信心继续合作,年底撤走全部资金。企业内部的分裂,使志高空调遭受了巨大损失,资金几乎全部被抽走,合资方还对外宣称志高空调已经破产,使志高空调的账户被佛山市人民法院查封,而查封的第二天就是志高空调发工资的日子,如果无钱发工资,那么志高空调就真的会走向终结。    
  从“白条”融资到IPO     1996年,台商终于与李兴浩分道扬镳,单方面宣布志高空调破产,同时带走了技术部、车间、营销主任等中层人员,李兴浩四面楚歌,只有破釜沉舟。当时,他选择了在广东的温泉胜地清远召开供应商会议,凭借李兴浩向供货商开具的800万元的白条“融资”,志高空调走过了最困难的日子。这张纸条,先后在3个供应商手中流通,可以当现金使用,1998年才回到李兴浩手中。
    13年后的2009年7月13日,志高空调在香港联交所上市。全球发售超过7250万股股份,每股2.27港元的定价,意味着李的身家已经超过7亿。
  个人语录
  1)“当我发现一件更赚钱的事情,我就会毫不犹豫地转过去”。
  2)“我今天连开会的钱都没有,但是我的目标是造出世界上最好的空调”。
  3)“志高空调把海尔当成下一个超越目标绝对是事实”。
  4)“我进入富豪榜是全国农民的骄傲”。 
  5)“我受过穷,所以我对财富的追求要比一般人强烈。”